4小说网 > 文明重启计划 > 第四十四章.曲阜书院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四十四章.曲阜书院

小说:文明重启计划作者:吉吉的狗字数:2696更新时间 : 2020-06-30 14:23:57
    被称为天下儒教之乡的鲁国国都曲阜,内有七十二家大书院,小的书塾学堂则不可胜数。对大多数儒家学子而言,能够进到这七十二家书院的随意一家,就已经心满意足了,只要学成出仕,在任何一个诸侯国里谋个官职都不成问题。而要说起这其中最著名的,也是天下学子最向往的,则只有一家,那就是曲阜书院。

    而此刻在曲阜书院一间幽雅的小房内,坐着两名都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人,其中一人正是方才为陈子游面相的老相师。

    坐在老相师对面的,是一名看起来年纪要更大些的老人。

    老相师恭敬的低着头,对这名老人行学生礼:“老师好。”

    被称为老师的老人轻轻点了点头,开口道:“今日摆摊成果如何?可有客人啊?”

    老相师点了点头道:“有一位。”

    老人笑了笑,仿佛很知足:“有便不错了,不知是一位什么样的客人?”

    老相师面色犹豫,说道:“是一位很年轻的公子。”

    老人笑道:“你的面色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老相师无奈的道:“还是瞒不过老师的法眼,老实说,这名公子的面相十分奇特。”

    接着老相师便把今天所见所闻都说了出来,老人颇有兴致的听着,听完后双眼有些若有所思,说道:“鬼神难相,能够被你这么评价,可见这位公子确实很特殊。”

    老相师说道:“徒儿一生相面无数,相不透的人极少,不过三人而已。其中一人是当今秦国的武安君白朗,还有一位则是老师,今天又多了这么一位公子。”

    老人将刚刚泡好的茶往老相师的方向略微的一推,老相师受宠若惊的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临走前说子不语怪力乱神,这话其实也不错。相学一门是我领你进门,至今已经有三十年,却还未出师,你可曾有疑惑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老相师闻言摇了摇头,恭敬的说道:“三十年前老师授我相学,我满心欢喜;二十年前老师让我在曲阜的街头摆摊相面,我仍然心有疑惑;但是到了今日,只觉老师用心良苦。那位公子说子不语怪力乱神,但是儒家又有说举头三尺有神灵,是教导人们要一心向善。”

    老人满意的点了点头道:“你入门的晚,来时已是不惑之年,但是那时候的你依旧满心疑惑。现如今与你同期的师兄弟们早已经在各国出仕,并且名声在外,我却一直让你在我门下修习,你可会怨恨我么?”

    老相师大力地摇了摇头:“是徒儿愚笨,故而不能出师,如果出仕只会辱没了师傅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老人喝了一口茶,淡淡的笑道:“我知道整座曲阜城内有不少人都在笑话你,说你笨,可我不这么认为。恰恰相反,你其实是我众多徒弟里最满意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老相师愣了愣,仿佛不敢相信,他抬起头来,望向这名教导了他三十年的老师。

    老人接着说道:“我这一生,门下弟子不多,虽说书院弟子来来往往也有万人,但被我收为记名弟子的仅仅只有四十九人,而你就是其中一个,你不应该太看轻自己,你也的确是我最看重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老相师支支吾吾的道:“可是外人都说老师最得意的是教出了小师弟吴魁。”

    老相师刚讲完这句话,缩了缩头,吴魁叛乱之事刚刚传遍诸侯,这对老人的名誉无形中是一种很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老人却毫不在意的伸出手来敲了敲老相师的头,笑骂道:“怕什么!敢说不敢认么?”

    老相师缩了缩脖颈,看着老人道:“小师弟也是久居高位,被权势熏了心,才行岔了道。”

    老人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你也不用为他解释,我早料到会有此日的。

    老相师看着老人惋惜的神色,有些后悔提及此事,赶忙说道:“如果没什么事,学生先行退下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说道:“急什么?我还有话要问你呢。”

    老相师恭敬的低着头,静候老师的问话。

    老人接着说道:“这三十年相面,你学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老相师听到这个问题过后,久久不说话,老人也不急,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老相师的答复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许久,老相师抬起头来,面色悲悯的说道:“众生皆苦。”

    老人愣了一下,仿佛觉得这句话不该从老相师口中说出来,心中的记忆一下被拉扯到了很久以前。

    老相师接着说道:“徒儿这三十年来,相面无数,有少年得志者,但是晚年却流落街头乞讨为生。也有贫贱之人,晚年大富大贵。来往的客人,所问者却也无非名利富贵,可是人死后,却终究是一场空。”

    老人赞同的点了点头道:“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老相师说道:“儒教讲究入世,治世,与道教的清静无为大有不同。可是时逢乱世,诸侯争霸,天子失信,民不聊生,最终还是苦了百姓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即便入世,却无法救世,又谈何治世呢?现今诸侯名为儒教信徒,实则大兴兵,法之道。”

    老人赞赏的看向老相师:“没想到你竟然能想到这个层面。不错,现如今天下大乱,局面早已不似一百年前,不是儒教的几句仁义道德能收拾得了的。”

    老相师方才将自己这三十年所感悟一股脑说了出来,说完后才方觉大逆不道,可是没想到老师竟然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老人笑道:“你不用惊讶。我并不是迂腐之人,也从没有想过儒教一家独大。既然你已经看清了眼下的局面,又该如何去解决呢?”

    老相师眼中掠过一抹精光,不假思索的道:“推行法家!以法治国,虽粗暴,却直接,也最有效!”

    老人不再说话,低下头来,拿起了身侧半开的一本书来,读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相师自知失语,懊恼的低下了头,见面前的老师再不言语,站起身来,行了个礼,就欲先行退去。

    “闵求,你走吧。”老相师刚走到门口,老人却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被直呼其名的老相师一愣,而后仿佛明白过来,连忙跪倒在地道:“老师!是徒儿错了!徒儿不该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!请老师责罚徒儿,不要赶走徒儿啊!”

    老人抬起头来,看向不知所措的老相师,眼神竟然无比温柔,毫无责备恼怒的样子:“傻徒弟,我是说,你可以出师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所措的闵求停下了磕头,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来,看向眼神中满是鼓励之色的老师。

    已经年逾古稀的闵求,一双睁大的双眼渐渐浑浊起来,许久许久,他重重的朝老人磕了个头,缓缓的退出门外。

    整个曲阜书院,能够被尊称一声老师的,一百年来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开宗立派的孟夫子,第二个则是当代儒教扛鼎者言子渊。

    而在今天,言子渊门下最后一名尚在修习的弟子成功出师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w.xiaoshuosk.com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sk.com